杀子

话说,有个女学生在火车站被人贩子迷晕,醒来时已经被绑在了一户偏僻的山民家的床上。她多次试图逃跑,都被抓了回去,重新绑起来。后来她怀孕了,手脚得以重获自由。她拿绳子缠在小腹上,使劲勒,想把孩子堕掉。“婆家”发现了,把绳子扯开,又把她的手绑起来。孩子生下来,她安分了很久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相信她死心了。孩子半岁时,她背着孩子去河边洗衣服。附近田里的人听到哭嚎,跑过来看,她跪在浅水里摸索,说孩子掉下去了。大家把孩子捞上来,已经没气了。一年多之后她又生了一个,生在深秋,三个月后隆冬大雪,孩子得肺炎发烧,死了。她抱着小小的尸体痴了一样哭。第三个孩子两年后出生——她的“丈夫”总是不信邪——长到一岁,快能喊出妈妈了,有一天忽然不见了。大伙儿上山找,找到天黑,听到同村的小男孩在草丛里大叫一声,跑过去看,发现那孩子躺在那儿,已经僵了。人们说,大约是跌死的。她扑过去一看,嗓子里迸出一声尖利的叫,昏了过去。四年多死了三个孩子,都没活到能说话的年纪。她终于变得痴傻,不能干活,动不动就去河边。有人看到她往水里走。不信邪的“丈夫”也终于怕了,说这婆娘不干净呀,克子。不能传香火,也不能干活,留着干嘛。他们是没胆杀人的,只好叫来人贩子,把她卖去别处。人贩子是一个人来的。这次不用麻药,几个人把她绑了起来,反正她痴痴呆呆的,也不反抗。他们把她扔上了面包车后座。两天后县城公安局里跑来了个报案的女人,蓬头垢面但是口齿清楚,说自己姓甚名谁家住何处。警察一查,正符合四年前的一个失踪案的情况,赶紧上报,联络亲属。当年的女孩,现在的妇人,终于回到了家,回到了原来的世界。她休养很久后,重新开始学东西,找工作,她脑子仍然很好用,一点儿也不傻。后来她工作得越来越好,过上了吃穿不愁的日子。但是没有结过婚。家人想,她心理阴影太重,也许一辈子无法接受婚恋了。但只有她自己清楚,在每一个工作到深夜的日子,她坐在真皮座椅上,面对高档笔记本电脑时,会忽然从屏幕上看到那三张小脸,脸色灰败,闭着眼,还有那被她咬破喉咙的人贩子,脖子上血肉模糊——她从来无法入睡。
为了拿回自己的生活,她杀了那么多人。

这个故事让我睡不着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 )

© 星航 | Powered by LOFTER